首  頁|黨務政務|走進浠水|新聞中心|專題報道|文化浠水|招商引資|科教頻道|旅游頻道
新農村|體育娛樂|浠河行|圖片中心|視頻新聞|圖片新聞|生活頻道|在線訪談|紅燭社區
打造中部陶都 浠水低碳陶瓷產業園
 當前位置: 中國浠水 - 走進浠水 - 名人名家
聞一多
發布時間:2007年11月24日   來源:中國浠水網

  

       聞一多(1899—1946),又名亦多,輩名家驊,字友三,本縣巴河人。偉大的愛國主義者,民主革命戰士和杰出的詩人、學者,中國民盟早期領導人之一。

  一多5歲入私塾,勤學書畫,10歲考入武昌兩湖師范附屬小學。1911年辛亥革命大爆發,他主動剪辮,常以義和團、太平軍為內容作畫貼于家中。1913年考入北京清華留美預備學校。不久,與楊延寶,梁思成組成美術社,并參加清華文學社工作,擔任《清華月刊》總編、《清華月報》編輯。“五四”運動時期,他為清華學生會的文書,曾領導同學反對校方削減《清華月刊》經費,還以北京學生代表身份赴上海參加全國學聯成立大會。1920年7月,發表他的第一首新詩《血岸》,以后相繼發表《本學年周刊里的新詩》、《詩的音節底研究》、《律詩底研究》、《女神的時代精神》、《女神的地方色彩》等詩論文章。

聞氏宗譜


       1922年,一多回到家鄉,與高真女士結婚。新婚那天,花轎抬到門口,他還一心看書;舉行婚禮時,不叩頭而行鞠躬禮。婚后不久,即赴美國留學,先后在美國芝加哥美術學院、丹佛阿羅拉多大學美術系學習。后轉入紐約藝術學院,致力于詩的研究和創作。寫了不少愛國思鄉的作品,如《長城下的哀歌》、《我是中國人》、《太陽吟》等。1925年5月,提前1年回到“如花的祖國”。

由聞一多之子聞立雕等繪制的聞一多油畫

       回國后擔任北京藝術專科(今中央美術學院)教務長,同時在北京大學教授外國文學。1926年任《晨報》副刊編輯。1927年應鄧演的邀請回武漢,在北伐軍總政治部負責宣傳工作,曾自繪反對軍閥的大幅畫,懸掛于黃鶴樓(舊址)。同年秋前往上海辦新月書店,并任《新月》編輯;旋即赴南京任第四中山大學外文系主任,1928年回鄂任武漢大學文學院院長兼國文系主任,并出版詩集《死水》。1930年轉任青島大學文學院院長兼國文系主任,教授中國文學、英文詩。1932年暑假,應清華大學的聘請,任該校中國文學系教授。1935年,“一二.九”運動發生,他積極投入運動,發表演講,支持平津學生組成“南下宣傳團”深入工廠、農村宣傳抗日。抗戰開始,清華大學遷至長沙,同北大、南開合成聯大。是時,一多在隨清華師生遷往長沙途中轉道回鄉。參觀當地小學,勉勵教師,并捐贈課桌椅100多套及黑板、教具算盤和圖書。1938年1月,聯大遷往昆明,一多隨校南遷,步行3500公里,沿途歷盡艱辛,目睹國民黨統治者的腐敗和人民的苦難。1943年春,參加“西南文化研究會”,學習毛澤東《論聯合政府》、《新民主主義論》,深刻體會到“嚴守中立、不聞不問的超然態度,不是受人欺騙,便是自欺欺人,”“是掩飾自身的怯懦,無能和自私”,擺在自已前面的“只一條路——革命”。1944年,加入中國民主同盟,先后擔任云南省民盟支部委員,宣傳委員和民盟中央執行委員、《民主周刊》社社長等職務。

聞一多紀念館前的聞一多塑像

       抗戰勝利,一多高興地剃去為不忘國恥而蓄了8年的髯須,準備以新的姿態迎接和平時期的到來。蔣介石將中國人民重新推入內戰的深淵。1945年12月1日,國民黨軍警、特務公然武裝鎮壓在昆明舉行的“反對內戰,呼吁和平”的愛國學生運動,打死4人,傷20余人,而國民黨中央通訊社污蔑學生為“土匪”。一多撰寫了《一二.一運動始末記》,將慘案的真相大白于天下,并為死難的四烈士書寫挽詞:“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懼之。”出殯時,他拄著手杖走在游行隊伍前列;在為烈士舉行葬禮時,他憤怒地說:“我們一定要為死者復仇……血債一定要用血來償還!”“一二.一”慘案,把反內戰、爭民主的運動推向高潮,而反動派的活動,也更加猖獗。昆明市的中蘇友協被查封,進修出版社、昆華圖書館被搜查,特務揚言以40萬元的高賞買一多的人頭,并給聞的家屬投遞恐嚇信。與此同時,國民黨教育部長顧毓秀秉承蔣介石的旨意,以老同學的關系,來信勸告他“收斂”,“勿受共產黨利用”,請他赴重慶“共襄大計”;云南省代主席李宗黃則送來一大方牙章,附上優厚報酬,請他雕刻,他均一一斷然拒絕。1946年7月11日,傳來李公樸先生被特務殺害的噩耗,他立即趕赴云大醫院,流著淚水,站在李先生的遺體旁,大聲呼叫:“公樸沒有死!”“我們要復仇!”一連幾天,他悲痛憤慨抗議呼號,置生于度外。有人獲得特務要暗殺聞一多的消息,勸他暫時避開,他說:“如果李先生一死,我們的工作就停下來,將何以對死者?何以對人民?”7月15日,昆明市各界人士1000余人,為李公樸先生舉行追悼大會。聞一多主持大會,作了他“最后一次講演”,他堅定地說:“我們要準備象李先生一樣,前足跨出大門,后腳就不準備再跨進大門。”當天下午,一多在《民主周刊》社舉行記者招待會后回家,行至西倉坡宿舍附近時,隱藏的特務分子對他連擊數槍,聞一多當即停止了呼吸。

坐落在浠水縣清泉城區的聞一多紀念館

       噩耗傳到全國,聲討反動派聲援民主戰士的電報象雪片一樣飛至昆明。毛澤東、朱德、周恩來、董必武,分別從延安、南京發來唁電。7月18日,周恩來在上海舉行記者招待會,揭露控訴法西斯的無恥暴行,并向國民黨當局提交抗議書。10月4日在上海舉行的聞一多先生的追悼會上,鄧穎超宣讀了周恩來親自書寫的悼詞。10月19日,周在上海文化界舉行魯迅逝世十周年大會上發表演講,他在引用魯迅的詩句“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”時說:“魯迅、聞一多都是最忠實,最努力的牛,我們要學習他們的榜樣,在人民面前宣誓:做人民的奴隸,受人民指揮,做一條人民的牛。”毛澤東在《別了,司徒雷登》一文中寫道:“我們應當寫聞一多頌”,因為他“表現了我們民族的英雄氣概”。

       1948年,《聞一多全集》(四卷)出版,郭沫若、朱自清分別作《序》,吳晗寫《跋》,葉圣陶為《全集》重印撰寫《后記》。20世紀80年代,武漢大學整理出版了十二卷本《聞一多全集》。



熱門推薦

浠水縣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集中教育及“五星評創、陽光服務”活動專題
開展五城同創 共建秀美浠水

招商信息 >>更多
圖片新聞 >>更多
視頻新聞 >>更多
Copyright© 2007-2015 www.166861.com 版權所有
鄂網備421009
主管:中共浠水縣委宣傳部 承辦:浠水縣信息中心
新聞熱線:0713-4221416